赌球开辟新战场 竞彩APP“顶风作案

此前涉嫌世界杯赌球的群被封后,群主在一个“备用”群里发出印尼联赛的开盘,引导群友投注赌博。

赌球从世界杯延展至小赛事;微信处理涉赌账号和微信群,仍有不少群继续推荐赌球;网上出现高仿博彩网站

“世界杯结束了,我们会继续为大家提供更多的赛事,玩法和世界杯一样。”7月9日,管理着一个近百人的赌球交流群的群主张宁(化名)在微信群里宣布,包括马凌(化名)在内的数十个玩家纷纷点赞。

这是马凌加入的第4个涉及世界杯赌球的微信群,另外3个在几天前因为被网友举报被封,这让习惯了每天在群里和赌徒们分析赛事、赔率等数据的他倍感焦虑。

微信已经采取了行动。7月9日,微信安全中心发布公告称,今年二季度对涉嫌网络赌博行为的用户,依据其违规情节严重程度,分别进行了限制功能及限制登录的梯度处罚,包括对相关参与赌博违规用户,限制进群功能;对组织赌博违规用户,进行个人账号封号处理;对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本次共计对50000余个账号进行阶梯式处罚,并对8000余个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

新京报记者发现,查封下仍有“漏网之鱼”,不少微信群重新悄然建立,小代拉拢玩家仍在继续。在上月部分世界杯竞彩APP停售后,多个APP仍在“顶风作案”。

“世界杯即将结束,现在很多APP都刻意引导玩家押注新的赛事。”7月10日,行业观察者苟静(化名)向记者表示,“只有玩家玩得越久,他们才能赚得更大的利益。”

“虽然封了很多APP,但仍有不少平台能够下注。”7月10日,资深玩家马凌(化名)向记者表示。

有着多年赌球经历的马凌,自6月20日后就一直关注世界杯足球押注APP的动态。那一天起,多款涉嫌世界杯网络购彩的APP平台因“服务器升级”、“服务器维护”等多种原因,暂停购买。但马凌很快发现,仍有不少“漏网”的APP在继续拉拢玩家进行网络下注。

“这款APP存在很多年了,一直没事。”7月10日,得知朋友准备找一款“靠谱”的赌球软件下注时,马凌介绍了一款据称服务器在海外,名为188asia的APP平台。

记者发现,这款并未出现在苹果以及安卓软件市场中的APP平台,需要通过好友分享的二维码才能下载。世界杯版面上不但显示出当天比赛场次,对阵双方的数据,还提供胜负关系、比分、首先进球球员等多个押注选项。这些押注选项最低10元起,上不封顶。

记者向平台充值100元,并押注法国对阵比利时获胜。比赛结束后,该平台右上角用户金额数目很快从0变为本金加上赔率奖金的225元。

“现在要玩就玩服务器在海外的平台,安全。”马凌介绍,“此前国内很多APP平台被大规模封查时,它活得好好的,啥事都没有。”

7月11日,在一款名为中科彩票的软件平台上,没有任何关于暂停售彩的公告。王晓(化名)购买了克罗地亚vs英格兰的比赛,成功投了1注50倍的彩票。随后显示出票成功。中科彩票在线客服解释称,该平台的彩票均有实体店出票,开奖全国统一,中奖统一返奖。

另一款名为“赢彩票”的APP界面上,其“竞彩足球”彩种运营正常。王晓也成功投注。赢彩票客服称,该平台的彩票均是投注站出票,官方派奖,因此在众多彩票平台关闭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售彩。

2015年,国家体育总局曾发布通知要求彻底清理整治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等问题。2016年4月,财政部、公安部、工商总局、民政部、体育总局又发出通知,重申“禁令”要求,要严厉查处网络公司等单位和个人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

据此前媒体报道,中国福利彩票中心工作人员曾表示,从未授权任何一家网站或机构通过互联网售卖彩票,任何APP售卖彩票都属于违规行为。

“很多网络平台为了规避监管,都会解释称自己是代买。即客户在平台下注后,工作人员再通过和线下彩票销售点的合作,为客户出票。”行业观察者苟静称,“但谁也不清楚是否如其所说。”

“玩家为了图方便选择网上购彩,但很多平台可能出现中奖后消失的情况。”此前曾遭遇过类似情况的马凌印象深刻,“就算对方给你打出实体彩票来,但谁能保证他肯定会把奖金给你?”

记者留意到,此前被媒体报道的“天天中彩票”、“人人中彩票”、“章鱼彩票”等平台如今仍处于“停售”状态。

此外,记者还发现不少平台以虚拟道具下注,一旦中彩后,则通过用虚拟物品兑换实物进行返现。

根据此前报道,“天天爱彩票”停止了下注,7月10日,记者在“天天爱彩票”APP里点击“立即竞猜”入口时,软件自动切换到一款名为“人人趣玩”的APP,同样提供世界杯以及包括日本、韩国、美国等地的职业联赛押注。

但和其他现金押注的平台不同,这款平台显示竞彩押注道具为平台所提供的金豆,最低投注为1万金豆,约为人民币1元。记者充值50万金豆,并将其分别押注在法国对阵比利时的半决赛胜负关系上。很快,系统显示押注成功。赛后记者按照赔率赢得45.7万金豆,当记者点击进去后发现其只是兑奖大厅,按照不同金豆价格提供了包括充值卡、iPhone手机、零食等不同物品。

平台在线客服表示,充值的金豆不支持提现或者退款,而所兑换的物品则需要客服确定无误后,在3-5个工作日内发货。

7月9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消息称,对相关参与赌博违规用户,限制进群功能;对组织赌博违规用户,进行个人账号封号处理;对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同时公布共计对50000余个账号进行阶梯式处罚,并对8000余个涉赌微信群进行封群处理。

大规模打击下仍有“漏网之鱼”。甚至有不少押注代投者以及涉及赌球的微信群主为了“安抚”网友情绪,宣称自己所推荐的平台为国际平台,“国家管不了”。

7月10日,记者发现此前曾高调在朋友圈推荐赌球平台,并帮网友代投押注的阿雷(化名)仍然活跃在微信当中。但和此前他主要力荐各个赌球APP平台不同,如今他在微信名字后缀加上了“在线打票”的标注,同时所晒出的图片也从曾经在平台押注的截图,换成帮人代打的实体彩票截图。

“需要代打彩票就直接转账,将胜负关系、比分写在转账说明上就行。”阿雷介绍称,“第二天兑奖后就返还奖金,绝不会有‘贪中奖金额删人’的情况发生。”

“对方应该是在线日,曾多次委托购彩平台下注的玩家王鹏(化名)说。平时忙于工作的他习惯通过网络渠道下注,而在多款APP平台被查封后,他也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能代买彩票的网友,“对方每次都会将实体彩票拍照片发给我,中了奖也会把奖金打到我微信上。实际上他们在哪购买彩票都无所谓,只要别‘黑’彩金就行。”

阿雷称自己如今从事的行当是“合法代买”,但记者发现,阿雷仍然在朋友圈中表示“觉得转账麻烦的,给大家推荐个APP玩。”

随后记者在其推荐的一款名为“亚博”的APP里发现,这款APP里有比赛胜负关系、比分等多样玩法。

在记者提出“APP是否靠谱”,以及表示担心是否被查封的疑虑时,阿雷称,“绝对靠谱。这个是国际的,国家管不着。”

7月10日,记者在一个涉及世界杯赌球的群里发现,有玩家转发了微信安全中心的消息,并担心地表示“据说BET365已被关了。”很快,在群里力荐该平台的群主追问发布消息的玩家“哪来的谣言”,并“辟谣”称,“我还在就说明一切。”

而对于群友提出“为何平台不会被查”、“平台是否在境外”等问题时,群主隐讳地解释称,“境内不允许赌博,没人会在境内。”

“如果真如其所说,运营的网站是在境外注册,确实会给监管带来难题。”苟静向记者解释称,“首先网站的开发者、庄家等运营人员难以查获。其次,服务器在境外,境内只有代理的话,导致参赌人员区域分散、庄家与代理商彼此间联系也更为隐蔽。”

“我们平台每天都会为大家推送不同的赛事。胜负、比分、角球大小各种玩法应有尽有。”7月9日,管理着一个近百人赌球交流群的群主张宁(化名)在微信群中宣称。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此前多个活跃的赌球微信群在赛事即将结束时,群主开始利用网友在世界杯期间膨胀的赌球欲望,组织玩家参与到印尼、芬兰等多个足球小国联赛的赌球来。

7月10日,记者以“博彩玩家”身份加入一个名为“世界杯交流”的微信群时看到,群内网友正热烈地讨论着足球赛事的分析,并不时有玩家发出比赛赔率更改、赛事进程等数据截图。群友所讨论的并非是世界杯相关赛事,而是一场来自马来西亚的足球比赛。

事实上,这场比赛的两支球队并不被国内球迷所熟知,这种低级别的联赛甚至不被球迷所关注,但如今这些联赛却逐渐成为赌徒们在世界杯期间的“第二战场”。

“原本就想赌下世界杯,结果现在迷上了这些小联赛。”记者在添加其中一位群友大刘(化名)为好友后,他解释道,“这种比赛变数更大,更适合赌球。”

大刘此前对此类足球小国联赛并不感兴趣。但世界杯让他赌球欲望高涨,每天都会投上四五千元来押注比赛。甚至在赛事空窗期时,无球可赌的他感到心里欠缺点什么。“之前不是有一天赛事调整期嘛,那天感觉空荡荡的。”

大刘开始寻找起其他代替方式来。很快,他被朋友拉进张宁的微信群。他兴奋地发现,在张宁所提供的平台APP上,不仅能押注世界杯赛事,还能押注包括芬兰、印尼等数十个足球小国的职业联赛。

“不同于欧洲顶级赛事,这些小联赛的球队你根本就没听说过,更不了解实力如何。”大刘解释称,“押注的判断,只有博彩公司给出的赔率。”

大刘的赌球之路并不平坦。在一场瑞士次级联赛中,他押注1000元在赔率较小的球队上,但双方以平局收场。不服输的大刘继续押注另一场韩国的球赛,同样血本无归。“那天输了4场比赛,总共输了1万元。”大刘回忆称。

“这类赛事更多的是押角球大小数、黄牌单双数等玩法。”朋友向大刘建议,“小国联赛胜负很难预测,还不如赌这些场上因素。”

7月10日,圈内资深观察者苟静分析称,“这些国家的足球赛事更容易被庄家所把控。如此一来,比赛走向、赛果甚至比分都容易被‘安排’。如果赌徒押注这类赛事的话,很可能导致最后输得更惨。”

记者在张宁所提供的平台中看到,涉及的联赛除了欧洲、亚洲等区域各个国家的男足联赛外,还有各国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年比赛以及女子联赛。而平台也按照一定赔率提供了包括比分、胜负、哪方先进球、角球大小数等在内的各样玩法。

世界杯赌徒热情的高涨,让博彩平台赚得盆满钵满,也让不少假冒网站随之诞生,这些网站挂出“官方授权”、“内地独家”等噱头,让不少初次尝试网络赌球的网友信以为真,纷纷“中招”。

有媒体报道,广东的谢先生在一款世界杯投注APP里猜准了西班牙3:3战平葡萄牙的比分。让他愤怒的是,当兑奖时却发现该款APP以“没有获得受理权限”为由进行退票。APP还在首页出示了一份宣称网络有问题,无法兑奖的通告。

谢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记者在查阅微博、贴吧等网络平台时注意到,不少网友都曾遇到过类似经历。

“以虚假平台为渠道,进行博彩诈骗的手段,已是骗子们的惯用伎俩。”7月11日,足彩圈资深观察者杜宇(化名)向记者表示,“现在世界杯比赛正火,不少骗子都将自己包装成‘官网’进行诈骗。”

据360猎网平台发布的《2017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涉及赌博博彩诈骗的举报总金额高达5977.6万元,占比17.1%,仅次于金融理财诈骗,排名第二。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世界杯开赛期间,网上一度涌现出多个有着同样名字的赌球博彩网站。记者所加入的多个涉及赌球的微信群中,赌球平台APP小代们也纷纷宣称自己才是“正版”,其他平台都是“高仿”。

7月8日,记者以“世界杯”、“博彩”等关键词进行网上搜索时,发现有多家挂着“海外博彩公司内地官网”旗号的博彩网站。

记者进入一家名为BET365的网站后发现,网站首页中挂着显眼的“官方认证”字样,同时还提供有“官方APP下载”的渠道,以及客服的联系方式。“我们是BET365官方授权的,在国内是唯一一家。”当记者联系上客服后,对方介绍称,“其他网站都是假冒的,你去玩的话很容易被黑。”

在记者所加入的一个同样主推BET365博彩平台的微信群中,群主每天都不遗余力地发布平台网站链接,以及“充值返利”等相关通知。但记者却发现尽管这个网站和此前一家在框架、模板上几乎一模一样,但域名、链接却不相同。

当记者提出为何网站链接不同的疑虑时,群主解释称,“我们才是真网站,要想不上当就在我们这玩。”

“由于国内禁止海外博彩网站链接,所以网友并不清楚BET365真正的官网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他们面前的这些挂着BET365招牌的网站很可能都是假的。”杜宇分析称。

“现在不敢在APP上玩了。”资深赌球玩家大白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曾被类似挂着海外某知名博彩公司官网头衔的黑APP骗走近万元。“当时也是觉得对方是官网,可信度肯定高一些。但没想到是骗子网站,在我押注成功准备提钱时,一直用‘系统维护’为由,拖着不给钱,最后把我账号删除。”

“一旦点击这些网站,就会提示网友进行注册,同时还会要求网友现金充值。”苟静称,“如果只是不能兑奖,玩家损失的只是赌资。最怕的是骗子通过玩家在注册时留下的银行卡信息来进一步盗取你的个人财产。”

公安部7月11日发文,世界杯开赛以来,各地侦破赌球刑事案件300余起、打掉赌球团伙100多个,涉案金额逾10亿元。

辽宁沈阳、贵州贵阳、北京、广东等多地公安机关成功侦破犯罪团伙利用境外赌博网站开设赌场案,这些团伙充当境外赌博网站代理人,组织赌客对世界杯比赛押注,涉赌资金逾千万元、逾亿元不等。

7月12日,根据广东省公安厅发布,广东警方开展“净网安网9号”打击世界杯网络赌球违法犯罪收网行动,成功打掉20余个涉案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540余名,捣毁赌博APP、网站70余个,关停网络社交平台聊天群250余个,冻结涉案金额2.6亿余元。世界杯期间,茂名警方破获首个利用比特币进行网络赌球特大案件,该案流水资金超百亿元,是目前破获的最具代表性的新型网络赌球案件。

经查,除茂名比特币赌球平台是在暗网操作外,其余赌球平台主要分为网站和APP两大类。网站类大多为“皇冠”“新葡京”“永利”等名头的赌博网站,赌徒通过浏览网站,注册登录,即可进行下注操作;APP类则需在APP内操作下注,实际上为赌博网站封装,背后对应相同的赌博网站团伙。

据介绍,网络赌球犯罪团伙层级严密,多为“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模式,层层招揽代理,层层发展会员,并从会员的下注金额中层层“抽水”进行牟利。背后庄家通过对赌徒投注进行分析,根据投注比例操控赔率,让少部分人赢钱,大部分人打水漂,而自身获取其中差价,庄家稳赚不赔。部分参赌人员深陷其中,导致倾家荡产,甚至滋生盗窃、抢劫等违法犯罪。

7月5日,北京警方专案组一举打掉了一个特大网络赌球犯罪团伙,控制涉案人员46名,据初步统计,世界杯开赛以来,该团伙涉案资金流水高达3.2亿元。

北京警方提示,网络赌球属于违法犯罪行为,群众切勿参与,警方将始终保持对各类赌博违法活动的严打高压态势。

“互联网工具的兴起,让赌球方式从当年电话下注逐渐向社交软件转移。”7月10日,曾从事过赌球代理的林业(化名)表示,“微信、QQ等平台正在成为赌球重灾区。”

记者在调查时发现,众多赌球平台小代正是通过微信等方式拉拢玩家,进行线上下注、转账等赌球流程。

“我们呼吁广大用户理性观看世界杯,合理欣赏足球竞技赛事,尊重体育精神,远离赌球行为”,微信安全中心近日在公告中称,“我们将对包括且不限于——赌球交易抽水、代下注、发布赌球宣传营销等赌球行为进行严格处理。”

“尽管一时间无法做到彻底封查,但至少能帮助部分赌徒看清现实。”苟静表示。

根据记者采访,有被身边人奉为“大神”的人物却在这次世界杯赌球领投中被庄家抛弃,身负数百万“欠款”;有的资深球迷赴俄罗斯现场赌球结果输掉半年薪水,被妻子来电要离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