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版《八扇屏》你我皆是浑人也

  上周末,一场微信对骂风波刷了很多人的屏,荒诞不经的对立面覆盖生活方方面面,就连喝可乐选百事还是可口都成为了对骂的主题,而这种主题都能自如发挥、各种骂法层出不穷,让我想到了经典贯口相声《八扇屏》。

  所谓贯口,就是大段背诵内容达到一气呵成效果,获得彩头的相声术语,业内代表作品有《报菜名》《白事会》《地理图》和《八扇屏》。

  《八扇屏》背贯口不同于前三者博彩头目的为主,它带有强人设色彩。逗哏演员一登场就谝学问标榜自身,露出马脚被捧哏称叶公好龙揭穿后,逗哏圆谎倒打一耙,逼迫捧哏服软,用“比古论今”方法凸显对方的无能。

  无论捧哏的怎么说,逗哏都会找到古时英雄将其贬低,莽撞人、糊涂人、浑人、苦人、小孩子,这几段“比古论今”的贯口最为常见,而未曾净化之前里面包含着人身攻击色彩,属于传统艺术中糟粕的部分,包含比女人、比狗、比鸟、比愚人和乡下人的段落。

  如果说炫技对骂是净化版《八扇屏》的话,那么带有人身攻击和地域歧视走向失控的对骂,那就是未净化版《八扇屏》。以现在的标准看,前者就像是嘻哈歌手互相Diss争雌雄,后者则像匪帮街头冲突,虽然都是喜欢看闹事的,但是内涵不同。

  据说是起源于骑士勇士球迷群体的对骂群,从一出现便以无可阻挡的魅力病毒式传播,很多人纷纷要求拉自己入群,在我看来大部分人看热闹猎奇的心态,多于想要参与的成分。

  毕竟,上班不上班、独身不独身、怡宝和农夫山泉、麦当劳和肯德基这些选择并没有什么“宗教信徒”基础,我觉得来一场iOS和Android、微软&苹果、vim/emacs编辑器之争、空格键/Tab键之争,远比这些鸡毛蒜皮的对骂有意思。

  起码这些“圣战”有哲学有门派,有专业之争,就像三国里各种檄文一样,言之有物。

  对于普通人来讲,参与围观这些对骂,实际上是消费冲突心态,获得对号入座、转移愤怒的满足感。这些对骂用一句金句就可以解释:人的一切痛苦, 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就像围观富人与穷人撞车事故一样,人们喜欢将自身的不满情绪对应到事件主角身上,鸣不平、指手画脚、喷对立面,这些行为都是自然而然爆发出来的,这种情绪转移行为在政治操纵中极为常见。

  对于身处于阶级不平等现状受气的人来讲,有这样一个渠道发泄自我简直不要太好。看着哪些唱Rap、美声和民族歌谣的人骂出三字经,既娱乐了自我、又发泄了愤怒。

  人们常说每个男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小男孩,但是却没说这个小男孩是捣蛋鬼还是喜欢乐高的呆子,我想这个小男孩是个浑小子几率挺大,就像那些青春期缺爱的小镇青年喜欢找茬打架一样,我们也挺钟情这种没事找事的对骂。

  《八扇屏》里的浑人是悔当初不听亚父范增之言的楚霸王项羽,微信群里对骂的浑人、看热闹的浑人是撇开世俗道义满足求胜欲的庶民百姓。

  而恶趣味之名之下,还有粗俗失控的地域黑、指名道姓的人身攻击,这些脱离了“阵营氛围”“表演氛围”的人,只求满足键盘侠式谩骂的痛快,就像那些借酒闹事的不理智球迷,将愤怒化身为暴力行动,成为了一名“混人”。

  缺爱的小孩无知找茬是一回事,成心成为街霸则又是另一种性质,我想这也是微信封禁对骂群时最不能忍受的一点。

  因为消费恶趣味是危险的,很有可能演化成《搏击俱乐部》剧情,成为现实恶俗借机发挥的平台。这些键盘侠式对骂,劣化了场地的属性,成为了真实世界混与蠢的节点。

  既没有娱乐性,又没有社会文化意义的喷子对骂,不像南美土著斗殴的节日,是为了化解冲突、争夺荣誉,而是原始暴力欲望发泄,如同《冰雪暴》里无来由的荒诞暴行一样。

  对于现代社会,择一个无害渠道发泄自我,已然是健康生活的一大必备技能,运动、交际、娱乐甚至是对骂,都不失为是一种方式,但是唯有键盘侠最为恶心,因为他们对别人痛苦无感、原始的思维无法认知问题,甚至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病态的。

  无能者的愤怒,这句话有时候过于戾气,其实打上引号和前提是比较客观的,一个人在朝九晚五生活的上的失意可以视作无能,但是这个人在艺术和创新上具有天资,在作品上发泄自我,可视作是实现人生获得成功的渠道。

  这种化无能为力量的例子很多,科技界人格不尽完美的CEO众多,而祈求在街头战斗和网络互喷中获胜的人,一般都是没有才华和自我认知的人,最容易被挑拨利用、无脑站队。

  虽然你我心中都有比较浑的一面,但是防止失控恰当分散情绪,继续饱满投入生活才是正道。今天周一,祝大家拥有一个不那么浑的一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